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河岸 >

尼维奈运河沿着河岸走!

发布时间:2019-07-10 02:44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早上,棕鸟的叫声将我从睡梦中唤醒,显然,船转向时惊到了它们。我们开船了!尼维奈运河并不是我想象的那种运河。1784年,约达河的弯道被一系列水闸和堤坝改造了一昏,这样,溯流行船时就能找平水位了。因此,大部分尼维奈运河河段都和约讷河并行。运河最初修建的目的是把柴火运到巴黎,这个过程被称为“浮运木材”。最繁忙的时候,整条河里都是运送木头的木筏,直到最后再也没有树木可供砍伐为止:当年树木被砍光后,数千英亩的土地成了荒野,好在如今又已长成一片片岸边森林。之后多年,谷物、石材、红酒和煤炭取代了木头成为船运的货物,不过现在河上驶过的只有游船而已。我们离开奥塞尔后,水闸看守员和其他游艇上的人,就是我们几个小时之内能见到的所有人了,不过有水鸟、野鸭、苍跨、天鹅、加拿大雁、蝴蝶和蜻蜓为伴也不错。

  我们遇见的前三个水闸看护员都是学生,水间看护员是勃民第地区最受欢迎的假期工作。“我喜欢和大白然在一起,伊丽丝说,“可以聊天,还不用站在柜台后面。”她学的是出版专业,做水闸看守员给了她阅读的空当,她很满意这一点。转动水门的铁柄时,伊丽丝的笑声就回荡在水面上。

  再往上游走,我们遇见了劳伦,他之前在马提忌克当保安。“这里非常平静,也很美丽,”他说,“人们都很和善。”行船运河上,我们总会听到他们说同样的感受:喜欢亲近大自然,水能让人心绪平静,还有为他人服务能带来快乐。水闸看护员午餐休息时,运河从正午到13:00就关闭了,我们也把“兰德尔号”停在了岸边。

  运河沿岸很少有村庄,我们在船上吃了午餐,有羊奶芝士和当地的玫瑰红葡萄酒。我们停靠的地方距离夏布利只有几公里远:有些全法国最上等的白葡萄酒就产自这里。我们刚吃完午餐,蒂姆的朋友弗兰克·克雷蒂安就走进了驾驶室。弗兰克之前在巴黎当印刷工,为追求勃民第的平静而来到这里,现在他的工作是带着游客逛萄萄。

  弗兰克开车我们走在空旷的路上,穿过了森林和耕地,最后,农田终于退场,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葡萄园。我们去的是希特里葡萄园,中午喝的玫瑰红葡萄酒就产于此。

  徒步穿过凉爽而安静的森林,就能看到古老的夏布利村庄了。我们脚下是一个个萄萄园,宛如绿色的丝绸。弗兰克指着不同的山坡,给我们讲了各个区域不同的气候,每个山坡不同的地势决定了生产的品种:特级葡萄园、一级葡萄园、夏布利葡萄园,还有小臭布利葡萄园。“初息的时候下了场霜,”弗兰克说,“警报响了,说明气温可能会下降,大家紧带着油灯跑到萄萄森这边来,必须得赶紧行动才行!”我试着想象山坡上满是火把的场景,这种画面既神奇又令人心惊:人们的生活水平就取决于劳动成果。弗兰克从葡萄藤附近的地上随手抓了把土,土里混着不少坚硬的小石粒和贝壳化石,这说明;现在的葡萄园曾是古代的海床。“这就是为什么夏布利酒喝起来有点儿成:”弗兰克说,“还有点儿火药的味道,都是大海和燧石弄的!”

  运河上的白天和夜晚交替而过,节奏缓慢。我们追随着空中的星座,在迈利堡山项小镇脚下的河流中游泳。一天早上,我骑车前往“兰德尔号”,它正停在某个水闸处等候。一匹马出现在迷雾中,空气中弥漫着玫瑰的香气。我看到上学的孩子们在等公车,陪伴他们的是一大群鹅,离开奥塞尔之后,我再也没见过这么多人和动物。

  快到约纳河畔吕西的时候,我们在种满鲜花的码头停靠了一会儿,那里聚集着很多住在船上的人,玛丽成年之后就一直住在运河游挺上,她的两个儿子也是在船上出生的。她觉得自己的荷兰大游艇会一直停在这儿。我问玛丽:“要是你中了彩票,你想用奖金干点儿什么?”“我的天啊,”她想了一下说,“我就再买一艘小点儿的船!之后就开船走欧洲的运河。我喜欢所有的运河。”

  到了吕西,我们把船停在岸边,沿着婉蜓的小路穿过耕地到维泽菜去。一条宽阔的鹅卵石街道引领我们走上锥形山丘,山上卖勃民第红酒和当地香肠的商店正和出售宗教手工艺品的商人抢生意,我走进酒吧,周围传来各种喧闹的声音。山顶上的长方形基督教堂才是真正吸引人的地方,据说抹大拉的玛利亚的遗体就保留在这里。我抵达罗马式教堂的时候,晚祷刚刚开始。年轻的教士和修女们穿着坚蓝色的衣服,跪在圣坛前。夕阳的余晖洒进教堂中殿,他们的无伴奏声乐如同优美的素歌,中世纪的维泽菜是圣地亚需朝圣之路的四大出发地之一,这条长达1700公里的朝圣之路如今仍有成干上万人走过,无论他们是否心怀信们。

  尽管这条朝圣之路一直道往西班牙的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但我的旅程就在约讷河和伯夫龙河交汇处的美丽小镇克拉姆西结束:克拉姆西很多地方的历史都可以追溯至13世纪,圣马丁教堂就是其中之一。实际上,尽管看似不可能,但600年米,从1187年耶路散冷陷落到法国大革命,克拉姆西一直是伯利恒大主教的家乡。另外,在400年里,克拉姆西也曾是浮运木材的中心。想到尼韦奈运河最初开凿的日的,我不禁唏嘘,为了把柴火运到巴泰,走水路需要好几天的时间,而现在开车只需要几小时。我最后一次上了岸:余光瞄到几条肥倾的褐娃鱼,它们就在水面下,一口口咬着“兰德尔号”的船体。离开船的感觉很奇怪,真没想到,我这么快就感觉可以以水为家了。

http://tarekatoui.com/hean/12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